磁girl❤️💛+仓安💙💚
偶尔BG
以后想看短不啦叽的日常文请fo@樱井仓鼠
这个号以后放长文(´▽`)
感谢支持 感谢阅读💕

© 老璐斑比 | Powered by LOFTER

半杯香槟(bg向)【樱井翔x你】


城市的繁华与嘈杂,带走了什么,又带来了什么。
不过,也多亏了你,让我认识了他。

—01—

我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半了,店里唯一的老顾客也早就在半个小时之前离开了,正想着要不要放下手里的书,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去的时候,店里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手上虽然提着公文包,但却没有把充满了业务与繁忙的手机夹在肩膀与耳朵中间,仿佛一身轻地走了进来。
他长得很帅气,那种成熟稳重的帅气,眼中并没有透着对城市的抱怨或是对工作的烦躁,而是一种淡然和解脱。
我愣了一下,或许是被他的模样所震撼到,又或是被这样气质高贵的人怎么会来我这种并不是很奢华的小店而感到惊讶。
“……欢迎光临!”
注视的太过投入,差点忘记说这句营业用语,刚刚自己都在干什么啦,要好好招待客人才是,尽管是店里的老板,但也不能过多地盯着客人看呀,我这样想着。
等他坐在我面前的吧台上,正对着我时,心脏仍旧不自觉漏跳一拍,我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慢慢调整好呼吸,咽了口口水,面带笑容地询问他:“这是菜单,请问您需要喝点什么呢?”
仅有三页的菜单,他翻来翻去,最后锁定了一款黑中白香槟。仰起头,用上目线看着我,轻轻点着单子上那个图片。
“我要这个,谢谢。”
“好的,请稍等。”

这便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樱井翔。

—02—

我从去年开始,经营着这家小小的清吧。
这家店不如其他的店热闹,也不如其他店的酒多,更是比不上其他店吸引顾客的手段丰富,最令人在意的也就是这个店只有我这一名员工。因此,这一年来,只能说是将将回了本,赚的部分并不是很多,但却因为这家店真的很安静,让人感觉很舒服,也可以坐在这里借阅书架上的书,想把书放在这里当然也是可以的,因此与许多老顾客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大家常常一起边喝咖啡边交流看书后的感想,又或者是边酌着小酒来交谈日常的小小琐事。
至今,我一直很感谢这个店。
今后,我也会一直开下去的。

—03—

“您好,这是您点的香槟。”
“好的,谢谢。”他微笑着对我说,看起来很善良,也很温柔。
自己本来就是个外向的人,见到陌生人从来都没有怕的,很相信自己见到的一定都是善良的人们。这次也是同样,略经思考,还是勇敢的向他搭话好了,就像平时做的那样。
趁他放下杯子的时候,我轻声地问他:“我有点好奇您是怎么想来我们这家店的呢?毕竟坐落在一个附近居酒屋、酒吧、清吧各种场所层出不穷的地方,我们这么不显眼的店,您是怎么注意到的呢?”
并不是为了搭话而搭话,而是真的对此感到疑惑不解。
他对我问问题的这个行为好像不大惊讶,或许是平时经常会有并不熟识的人跟他提问吧,把口中清凉的香槟稍作品味之后慢慢吞了下去。
“我们公司就在这附近,今天下班早,而且心情很不错,正好想出来逛逛,我本人不大喜欢那种很吵的地方,居酒屋也只是大家在喝酒聊天,自己一个人怕会显得格格不入,正好走到这里,看门口写着‘清吧’,便觉得会很安静,所以就进来了。店内的感觉比我想象中好很多,我刚进来时还在想着怎么会没有客人呢。”他略带俏皮地回答着,口中还传来丝丝果香。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的啊,您能喜欢这里真是太好了。平时我们客人就不是很多,您之前那位客人已经在一个小时之前就被朋友叫走打游戏去了~您说今天心情很不错,有什么愉快的事吗?”我也笑着对他说。说完突然意识到,问题涉及到私人话题了,便赶忙又补了一句,“啊真是抱歉问了您私人问题!抱歉冒犯了!”
“啊,没有没有,其实我原来也听几个同事说过,这家店的老板是很爱交朋友的,尤其是和来店的顾客,我很喜欢这样的人呀,感觉很开朗呢~今天正好和一家规模很大的公司谈成了一个合作项目,上司奖励了我一周的假期,说是让我放松放松,其实呀,我们的假期也是要绷紧工作这根弦的,怕是还没休息几天,就又要被上司召回公司了~”

中间他又续了一次香槟,只有一次。

“啊……十二点了呢,要下班吗?”他略带醉意地摇了摇杯中剩下的小半杯香槟。
我摇头,“要等顾客走了,我才会关门呢。不必着急,慢慢喝吧~”
他一口气把剩下的干了,从兜中掏出钱包,将一张平展的纸币放在吧台上。
“不用找了,看来同事们说的很对,跟你聊天很开心呢~”
“啊!喝完了呢……谢谢了!我其实就只是分享自己的故事而已啦,我也很开心和你聊天,从你的话里,感觉学到了很多东西呢。话说方便问下你的名字吗?很开心和你做个朋友。”
“当然~樱井,樱井翔,叫我翔桑就好。”

—04—

之后的每一天,几乎都能看到西装革履的一个人,在十点半或是十一点半推开门。
一段时间之后,发生了很多变化,包括店里的,也包括我自己的。
当然不变的就是顾客一如既往的少,不过我也对此感到满意。
后来,则变成了每晚十点半或是十一点半,一位西装革履的人,推开门,碰响挂在门框上的风铃,撂下公文包,脱下外套,往下松了松领带,看似随意地解开了一两颗衬衫的扣子,从吧台前,绕到吧台后面来,用手绕住我的腰,轻轻吻一下耳朵尖,用有些扎的头发蹭蹭我的脖子。将近十厘米的身高差,让他不得不低头,就趁着时候,我也会偷偷亲一口他的右脸颊,然后两个人互相嘲笑着彼此的幼稚,笑得像个孩子。
这风铃,是翔桑让挂上去的,说是会让店里文艺许多。
挂上之后,虽然吐槽了他几句,但其实我也认同他的想法,原来总觉得店里少点东西,现在感觉好了一点。

又过了一阵,增添了晚上散步回家的这个活动。
当然,并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和那位提出要挂风铃的人一起。
还记得有次突然想问他,为什么当时要一口干了杯里的酒,他只是回答说不想让你那么晚一个人回家,谁知道你家这么近,走着都能回去了……

不知不觉,一年又过去了。

—05—

“翔!地上的碎片是怎么回事哇!”我朝卫生间大声说道,为了让那个正在里面洗澡的人听到。尽管水声已经没有了,大概是洗完了,但毕竟隔了一扇门,还是说大点声比较好。
“欢迎回来!啊你等等!怎么一进家就要去厨房哇!”那位在卫生间慌忙地喊着,连头发都没擦干,仅是围了条浴巾以遮住下半身,就快速的走到厨房。
“这是不是又是你……”我刚把手里从超市采购回来的东西放在地上,一回头,便被只用浴巾裹着下半身的樱井覆上了嘴唇,头上的水滴在两个人脸上,凉凉的。

“人家就是想给你做个早餐嘛~还出了一身汗~”
“别以为这就算了……这样就饶了你?想都不要想!以后再也不让你踏进厨房一步,省的把厨房炸了。”我一边拿着扫帚打扫着摔碎的盘子,一边佯装生气地怪罪着他。

“我的岳母和岳父大人什么时候来呀~明天就是新年了~用不用我去接他们~”
“今天下午的飞机,你下午去机场接他们吧,我在家做晚饭。”
“好的!保证完成任务!”

“那我去啦~”身穿白衬衫,打着酒红色的领带的他,从衣架上取下一件黑色西服搭在手臂上。
“嗯嗯,路上小心~”正窝在沙发上看综艺的我应了一句。
他轻轻地走过来,绕到了沙发后面,轻轻吻了一下我的脖颈,在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我出发啦。”
还带着中午喝过的丝丝香槟味道。

—End—

犹豫了很久还是羞耻的发了上来哈哈哈哈哈
💕🍉🐻

 
评论
热度(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