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girl❤️💛+仓安💙💚
偶尔BG
以后想看短不啦叽的日常文请fo@樱井仓鼠
这个号以后放长文(´▽`)
感谢支持 感谢阅读💕

© 老璐斑比 | Powered by LOFTER

【Y2磁石】仓鼠布丁(下)

【Y2磁石】仓鼠布丁(下)

傻白甜二宫与成熟男樱井~

无车/小清新

感谢大家支持!

 

上篇:http://sakuraikazulu.lofter.com/post/1dd2f9eb_10801393

中篇:http://sakuraikazulu.lofter.com/post/1dd2f9eb_10827397

再次感谢!

 

 

—1—

屋外的天空已经变成了一片美丽的橙黄色,太阳公公也马上就要下班了,咖啡店总是在落日时关门的这个习惯,也早已变成了约定俗成,甚至连旁边的邻居们都对此很熟悉了……

 

这个店也就是开了不到三年,店长一直坚持着店内最多只雇用一位店员的原则,并且前一个不离开,后一位不允许上班,所以店里人再多,也从来没出现过三位工作人员的现象,这次,则是例外状态。

 

 

第一位店员,是店长的好朋友,不过曾在去年的一场车祸中去世,店长不敢去葬礼现场,害怕自己会一直闭着眼睛像个盲人,害怕自己一旦看到就会忍不住泪如雨下,还要强逼着自己保持平静……害怕面对这一切,导致店长没能见到好友的最后一面。

 

好友在知道自己快要病逝的时候,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告诉店长,而是打算隐藏起来,看看还是否有转机。另一方面,也在尝试着制作一款独特的饮品或甜点,就算是当做对自己工作的纪念。当然这一切都是偷偷的进行,直到走之前,店长才收到了来自好友的信件。信中写着对店长和这个店的感谢,感谢帮自己实现了开一家咖啡厅的愿望,当然,还写着这款甜点的名字与配方用料,名字简单而又直接——甜布丁。

 

店长迫不及待地想把好友最后留下的这个布丁做出成品来,然而做出来之后,个体的味道却不是那么完美,也就一直没有作为销售。中间还雇过一位奇怪的店员,在临离职时留下了几罐茶叶,还有个小纸条,写着:“妈妈叫我回家去照顾患有重病的爷爷,说走就要走了,妈妈和我感觉有点对不起这个店,就寄来了几罐老家产的的茶叶,城市内应该卖得很少,可以做成独家了(笑),也算是在店里留个纪念。——常常擦桌子擦不干净被您训的半吊子员工 伍月10日”。店长心想,这可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呢。

 

直到樱井翔来应聘唯一的店员岗位。 

 

 

“店长,这是什么呢?”刚到新的环境下,樱井对一切显得都很好奇。

“这是甜布丁。”店长露出了最温暖的微笑。

“最喜欢布丁了!可以让我尝尝吗?”明明最喜欢吃瑞士卷的人,此时也禁不住甜食的诱惑,说了善意的谎言。

“当然。只不过味道可能稍稍有些淡了,或者是说有些圆润……”店长从冰柜中轻轻取出,有交到了樱井手中。

 

“这个……大概要和什么东西一起吃吧……这也太……太淡了。怎么能叫甜布丁,应该叫淡布丁才对吧。”

“和什么在一起?”

“像是咖啡?”

“好主意!”店长熟练的调了一杯最普通的美式,用小勺刮了一勺布丁,又品了一口咖啡。

“怎么样?”

“不搭。”

 

—2—

 

樱井离开咖啡厅的前一天下午,说要给店长一个惊喜,店长心里盘算着这个小子又要搞什么花样。

 

“欢迎下次光临!”樱井面带微笑地送走了店内的最后一位客人,熟练的关上了门,把“营业中”的一面翻过来,留下“休息中”的一面朝外,然后走回到柜台内。

 

“说吧,什么惊喜?”

“这么着急?”

“是。”

“我新调制了一杯咖啡——与‘甜布丁’相配。”

“……你调吧。我去做布丁。”

“好。”

 

“怎么样?”樱井冲着店长眨巴着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像个仓鼠,渴望着食物的到来。

“……”

“快评价评价嘛~”

“你来尝尝?”

“……不搭?”

“尝尝就知道了。”店长推给他一个新的甜布丁,以及那杯咖啡。

 

“这不是很不错吗!”樱井满脸的惊喜。

“我也没说不好。”店长装作很冷漠,实际却对甜布丁终于找到伴侣的事情感到欣喜万分,像是也满足了已故的好友最大的愿望。

 

事不过三,既然在这里工作过的三个人,都分别留下了带有自己标志的东西,店长便告诉这个新来的二宫,你在走的时候,也要去创新出一个新的事物,来作为对自己和对经历的纪念。二宫说好。

 

—3—

 

店里的三个人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櫻井突然问了一句:“二宫君家离这里近吗?”

二宫仿佛是上课放空时被点到的学生,怔了一下:“不……不是太远,一公里左右。”

“那挺方便的呢。”

“是啊。”

 

“二宫君你跟我来一下。”樱井过了几分钟,又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来。

“啊?好。”二宫和店长都是一脸疑惑。

“他一直都是这样吗?一惊一乍。”二宫低下头小声地对着店长问道。

“可能……今天有点激动。”店长回答道。

 

二宫快步的跟上了樱井,出了大门。

“有什么事呢?”

“你……还单身吗?”

 

“……能请求再说一遍吗??”二宫怀疑自己听错了。

“有人陪你看这么好看的夕阳吗?”樱井换了个说法又问了一句。

“你呀。”二宫一脸天真烂漫。

这回换到樱井不知道怎么应对了,再次出现了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的意思是说……你家里现在就你一个人住吗?”樱井又换了一种更加直接的方式发问。

“嗯嗯,是的呀。怎么了吗?”二宫不假思索的做出回答。

“我能搬过去吗?虽然我知道这样说很唐突,就是因为我原来住的那个房子房租到期了,正好离新公司也很远,顺便一说新公司就在这附近,也就是说那里离这里不算很近,然后想问问看有没有合租的,结果发现周围房源很少,店长家里还有妻子和孩子,不大方便,就想问问你……看方便吗?”樱井详细地解释了原因,不管对面的人听不听的进去,也许还在第一个问题的惊吓中没有缓过来。

“让我考虑一下吧。”二宫挠了挠额头。“有什么好处吗?”

“好处?每天早上都可以给你做咖啡算吗?”

“这我也会!”

“反正可以和你平摊房租,而且你有什么关于店里的问题,也可以向我请教~”

“平摊房租啊……”二宫听起来有些动心,“要不先试一下?”

“试一下?”樱井向上勾起嘴角,有不着痕迹的恢复。

“笨蛋!先去家里住一晚上啦!非要让我说出来嘛…”二宫耳根子红的透透的,像个小樱桃,还害羞的别过头去。

 

“今天晚上有事吗?”

“没事……”

“那就今晚。”

“诶!可是你的换洗 衣服……”

“船到桥头自然直。”

 

—4—

两人又回到了店里,店长已经把店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只剩二人拿好自己的东西,再锁上门,就算完成任务了。

店长用眼睛扫过了二宫和樱井,又示意了一下桌上的一串钥匙和一个仓鼠水杯。二人仿佛是有了默契,一个快速走到桌子旁,拿起属于两人的东西,一个推开门等着屋里的人出来。

 

店长就默默的看着。

 

两人在门口还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我们走啦!老板辛苦!”,樱井还补了一句:“我送他回去!”,便溜之大吉。

 

店长仍默默地看着。

 

—5—

风吹动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本来就不远的路程,因为驾车的缘故变得更加快速。

熟悉的路,熟悉的树,陌生的人。

 

二宫再也不是一个人默默推开熟悉的家门,对屋里喊一声“我回来啦!”,而只能听到自然的声音了。

这次,变成了两个人的小吵小闹涌进了沉寂的家。

 

“哇!这就是你家啊!”

“是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不错不错~都不错。”

“都?”

“嗯。”

 

—6—

樱井一晚上安安稳稳,什么出格的事情也没有做,还帮助二宫收拾了收拾摊在地下的衣服,显得极其热心,在二宫心中树立出了一个美好房客的形象。

 

二宫也对樱井的一切行为显得很满意,感觉应该会是不错的同居者,毕竟还会帮他收拾衣服、扔垃圾。而且二宫像是获得了金鱼的记忆长度,过于美好的印象使他忘记了下午樱井留在自己脸上的那片小小痕迹。

 

睡前,二宫说自己要睡沙发,樱井也说自己要睡沙发,两人还差点展开了一场辩论,直到最后,逼得樱井只好拦腰横抱起小巧的二宫,尽管二宫在怀里还在奋力挣扎,嘴里还喋喋不休地说要睡沙发,樱井还是慢慢地走回卧室,温柔地放在床上,还盖上了小被子。

“你要是睡沙发,下场就是这样的,不管再晚,我也会把你抱回卧室的~”

“唉……那只好委屈你一晚了。”

“大概会委屈好几晚吧,我打算在这里住了,根据这一晚上的表现,请问二宫先生意下如何?”

“No problem~”

“Thank you~”

“Good night~”

“Sweet Dreams,baby~”樱井用磁性的低音在二宫耳边说道。

 

关了灯,屋子里黑漆漆的,接收到樱井的低音之后的二宫似乎脸上一抹绯红。

樱井慢慢走出去,关上了门,却悄悄的的留了一个小缝隙,慢慢在黑暗中摸索着走到沙发旁,缓缓坐下,不发出一丝声音,盖上另一个小被子,对自己说了一句晚安,翻了个身,浅浅的睡了。

 

 

「寂寞的夜与寂寞的我

  留意到时世界只剩下仅仅两个人

  既然如此难得

  好好相处吧。               」

 

 

—7—

 

樱井头回睡的如此之浅,像是窗外刮一阵风都能将沙发上的人弄醒一样,也许是因为陌生,也许是因为睡得不踏实,又或是有一些别样的想法在心里骚动着,像夏天的狗尾巴草轻轻扫过面庞,弄得既害怕又憧憬。

 

二宫也是睡得并不安稳,大概是有第二个人在,毕竟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除了自己没人知道究竟自己在家里的哪个方位,多数情况下就是玩着玩着游戏就睡着了,然后摊在地上或是靠在床腿旁边,没有人推一推叫醒自己,或是来说几句提醒的话,“地上凉,快去床上睡吧。”又或是“醒醒,你的腰在这样待下去会痛死的!赶紧回卧室!”。今天,是第一次有人直接上手把自己抱到床上去,显得直接,却温暖。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个机会呢……

 

听着客厅里传来的呼吸声,二宫显得更加睡意全无,胡思乱想着什么。想着想着,感觉喉咙有点干,便悄悄地下了床,走到门口,拉开门,看到外面沙发上那个穿着T恤和迷彩运动裤的男人侧着头安心的睡着。

 

樱井先生,可真是好看。

 

二宫脑中闪出这个想法,吓了自己一跳,又强装冷静地走到厨房,给自己接了杯水,喝完,又倒了一杯,喝完,又倒了一杯,放在沙发前面的小茶几上靠里的位置。

 

自己意外的细心呢。

 

又脚尖踮地的踱回了卧室,关上门。

 

“渴了?”

樱井的声音突然从床上传来。

“樱井桑?”

“怎么?这一下午加这一晚上,还没记住我的声音?”

“你怎么会…会在我床上啊!”

“沙发不舒服~”

“你还跟我抢着睡沙发嘛~现在就嫌弃啦?啧啧啧~还威胁我说要是睡沙发就把我搬回床上~现在就后悔啦~?”二宫得意的脸在黑暗中依旧神采飞扬。

“没想到你们家沙发那么难受,我说的话记得挺清楚嘛,而且我的意思是不让你睡沙发,又没有表示我不能睡床上。”樱井严肃地解释。

 

“诶!耍赖皮嘛!这么小的一张床!怎么睡下两个人?”

“那我抱着你就好了啊~反正二宫这么可爱,我才不会嫌弃。难道你嫌弃我吗?”

“嘛……也不能那么说吧……”

“那就快点到床上来!”

“唔……”

“再不睡天都要亮了!”

“好吧。”

 

—8—

 

“早上好!”二宫精神满满地向客厅正在看报纸的人说道。

“早上好~”樱井听到从屋里走出来的人向他问好,便马上把手中的报纸放下,提上了旁边放好的公文包,向门口走去。

“路上小心~”

“你在家也要乖~”

“好~”

 

刚关上门,樱井又把门开了一个小缝隙,露出一个小小的脸。

“早餐是布丁和咖啡,外加一块汉堡肉~”

“はい〜ありがとう❤”

 

—9—

陌生的温暖已经变成熟悉的温暖

熟悉的冷淡已经变成陌生的禁地

 

循规蹈矩的生活碰上了恰到好处的打破者

就如同甜布丁,配上了你那份咖啡

独特而适合

 

-感谢你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

-该说感谢的是我才对~

 

—end—

感谢大家的支持!!!

大概还有一篇番外~

再次感谢!


 
评论
热度(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