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girl❤️💛+仓安💙💚
偶尔BG
以后想看短不啦叽的日常文请fo@樱井仓鼠
这个号以后放长文(´▽`)
感谢支持 感谢阅读💕

© 老璐斑比 | Powered by LOFTER

【Y2磁石】仓鼠布丁(全)

怕大家看着不过瘾,直接放个全的~

——————————————————————

世间有很多可爱的东西,像是在西瓜地里偷瓜的猹,以为能捞到月亮的猴子们,清晨正在衔着树枝或食物的鸟儿,穿着玩偶装拼命逗孩子们笑的大哥哥和大姐姐,林间偷偷躲在树洞里的小松鼠们,午后抱着树干酣睡的树袋熊……又或是一只爱吃布丁的仓鼠说不定也很可爱……

 

—1—

 

二宫再睡过了一分钟的回笼觉后,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像是推开自己恋人一样的从床上把自己撑起来,使劲地挤了挤眼睛,又转了下自己的脑袋,发出了咔咔的响声,穿上了那双柔软的拖鞋,慢悠悠的走到了洗手间。

 

再经过短暂的挑选之后,选定了一身感觉还不错的运动服,心想着这可是第一天下楼跑步,一定要穿的精神一点,既然已经与自己的老朋友相约要一起开始运动,就一定要好好去实现啊!朝气蓬勃的收拾好,向屋外走去。

 

跑呀跑呀跑呀……

呼,有点累了呢……

 

“二宫君?”店长正在整理着门口的装饰品,看到远远一个小人影向这边慢慢走来,逆着阳光看不清脸,但靠着那小小猫背,店长心存疑惑的做出假设。五颜六色的花把咖啡厅门口装饰的更加的贴近自然,所以常有附近的小动物过来在门口等着店长的施舍。

 

“店……店长……早上……好啊……”二宫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把将头上的发带薅下来,低下头来朝店长走去。

 

“早上好!二宫君今天起得好早啊!怎么,出来运动啦?”

“是……是啊……但估计……已经到极限了”

“快进来坐下歇会儿吧~给你倒杯温水,你先坐。”

“好……谢谢您!辛苦了!”眼神中还透露着对甘泉的渴望。

 

—2—

嘶……

啊……

舒服!

二宫一下子就喝完了一大杯水,从喉咙深处发出了满足的声音,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用手将衣服提起来又放下,给自己还散发着热气的身体制造丝丝凉意。

“再来一杯?”

“麻烦了。”

 

这样来来回回五次,二宫才差不多可以缓过来。

“呼~舒服多了~”满头大汗的二宫现在已经停住了滴汗,而变成了一层黏糊糊汗液贴附在脸上和身上,让人想去洗个澡,事实上,他随后也这样做了。

“老板,我先回去冲个凉!等下再过来!”二宫挥了挥手,朝门口走去,恢复了刚刚的朝气与能量。

“好,路上小心~”店长边擦试着桌子边朝走向门口的二宫说道。

 

尽管路程也就是一公里多点……

 

—3—

 

二宫和也,从一周前开始在这个咖啡店做兼职工作,也算是为了挣点外快来买新款游戏。而他本人也对咖啡有着浓厚的兴趣,因此就在附近找了一个距离最短的咖啡店,而恰巧,正好又一个店员刚要辞职,所以也就跟这家店的店长商量好,打算先工作一个月试一试。

 

至少这几天的工作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二宫心中暗暗立下了一个目标,尝遍店内所有的咖啡和甜点,不过看样子还需要一阵子才能完成这个目标。

 

而且店内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一位在这里工作过的员工,必须在离职之前,配置出一杯自己的咖啡、饮品或甜品来,才被允许离职。而据说,二宫之前的那位员工创造出来的咖啡,让店长都啧啧称赞,成为了店员史上的奇迹。二宫因此也非常想尝尝这位前辈的手艺,看看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味道,才能征服口味挑剔而又精益求精的老板。

 

这天,机会来了。

 

—4—

 

二宫带着耳机,向家里一步步的走去,时不时还停下来望望天空,又望望自己。

 

带着一身疲倦地回到自己的家,朝着里屋说了一句“我回来了!”,但是屋里却只能传来一点点自己的回声,其他声音,窗外的风声算一种,小鸟的叽叽喳喳算一种,也只此罢了。

 

蜕下自己外面的运动服,轻轻的走进浴室,打开淋浴喷头……一切都是一气呵成,毕竟冲凉这件事,对他而言,对每个人而言,都很熟悉。

 

冲完凉,重新换好了一身休闲而简单的服装,便快速的出了门,走着那条熟悉的路,路旁则是那些熟悉的树。

 

一公里左右的路,不一会儿便走完了,很快就到了咖啡店门口。

 

二宫在门口刚想敲门,结果看到店长正在里面打电话,便就在门口稍等了一下。飞来了几只鸟,也许是故意,也许只是觉得这个小伙子长得很可爱,便对他鸣叫一声作为示意,像是在打招呼。

 

店长正好打完了电话,开门来叫他进去,示意他坐下,一脸善良的表情,跟他慢慢的说。

“刚才来电话的是樱井,他说有东西落在这里了,今天下午要过来取。”

“哦哦哦……可是……”

“你不是一直想喝他调的咖啡吗?下午可以跟他讲一下,看他时间宽裕不宽裕,说不定可以让你尝到~”

“真的吗?太棒啦!”二宫兴奋地鼓掌。

“就是说呢!”店长也很兴奋。

 

—5—

 

“那你去跟他说”

“诶?不要嘛~我跟他又不熟……”

“那就算了”

“这样好为难的~”

“他说的。”

“他说什么?”

“我跟他说了,你有个小小的请求,他说让你自己跟他说……”

“……呃”

“那你答应啦!”

“……也只能这样了”

  

—6—

 

上午客人很多,尽管屋里的冷气开得很足,二宫却也是忙的渗出了汗珠,趁着中午休息的时候,赶忙去二楼的洗手间冲了把脸,拿着小手帕轻轻的擦了擦,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背对着楼下。

 

店长仍在柜台里面收拾着杯子,装在兜里的手机突然开始小幅的震动,店长连忙用旁边的毛巾擦干了手,接起电话。

 

“喂?”

“我是樱井。”

“哦哦哦,樱井桑你什么时候过来呢?”

“我快到了,现在店里有人吗?他在吗?”

“好的,我在,他?”

“那个有求于我的人~”

“哦哦,他呀,他在呢,毕竟接替了你的职责,所以作业时间跟你原来是一样的,整天都呆在这里,虽然那个人啊,上午干的很不错……”

“我马上就到~”樱井实在不想听着店长再继续吐槽或赞扬,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7—

 

果不其然,两分钟之后,樱井身穿迷彩T恤和牛仔裤出现在了咖啡厅门口,稍稍用力地拉开了门,手臂上的肌肉稍稍凸起,呈现出了完美的线条,手腕内侧的青筋也更加明显,看起来非常强势而性感。

 

而进到了店内,就恢复了一副可爱的孩子模样,显得活泼开朗,甚至蹦蹦跳跳的向店长奔去。

“几天不见,甚是想念呀!”

“我也是,感觉店里少了那个对任何事物都很温柔的大男孩,突然有点空荡荡的……”

“新来的那位不好吗?听你说的感觉还不错,应该是个不错的店员。”

“他还好吧,毕竟是刚来没几天,对一切业务还不是很熟练,上午明明客人并不是特别的多,却是忙手忙脚跑来跑去,差点还打翻了杯子,弄得我心里直发毛……但也是多亏了他,才能把那么多客人都照顾好呢……”

“哈哈哈哈哈刚来的时候都是这样啦!我不也是!到后面就好啦~”樱井安慰着明明就很满意的店长。

“那我叫他下来吧,他应该在楼上休息呢,大概是上午累坏了。”

“好呀,还没见过他呢~那我先去拿我的东西,我把水杯落到这里了~”

“嗯嗯,好的,知道在哪里吗?”

“知道!”

 

又说到他们办交接的那一天,本来店长想早早闭店,然后让两个人一起交流交流经验,握个手再走,结果没想到,一个早退,一个迟到。

二宫,说要回家进行精神放松,也就是打游戏。

樱井,说新公司开会,可能要晚一点才能来拿东西。

店长,不太开心的挂断了电话,又跟二宫说了再见之后,自己收拾了收拾,也关门回家了。

 

因此,今天下午,是两个人第一次见到彼此的真面目。

二宫以为樱井是个热爱着西装革履,有着奇奇怪怪领带领结收集癖的工作狂。

樱井以为二宫是个积极上进不说苦,天天热爱工作恨不得住在店里的热血派。

事实上……

 

—8—

 

“二宫桑,樱井来了~”店长摇了摇正在沙发上蜷缩着睡着了的二宫。

“好~诶!这么早?”二宫意外的睡得很浅,一拍便清醒了,而且甚至可以说是从沙发上惊醒了,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随手整了整衣服就跟着店长下楼去了。

 

而另一边的樱井也顺利的找到了自己的仓鼠水杯,盖子是个可以推上去的仓鼠模样,杯身还画着一条灰色的细尾巴,只不过被他用的有点褪色。刚把水杯放在一进门的木质桌子上,抬头一看,便见到一个猫背小人跟在店长后面边揉着眼睛边下楼,旁人大概都在担心会不会一个不小心踩空,不过看样子,那个小人已经很熟练了,非常有把握的一步一步坚实的走着,时不时还扑哧一笑。

 

樱井心里莫名一阵躁动,他最受不了现实与他计划的情况不符,而这回,是相当的不符。

 

—9—

 

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下楼梯的技能只需要上上下下两三趟就能掌握了,自己养成这个倒是很快,至少比调制那一杯杯的咖啡容易多了。

 

正在如此想的时候,看到了楼下那唯一的陌生客人——不,是前辈吗?等等!他是樱井?只穿了个休闲服就来了?没有西装革履?没有富有设计的领结?没有锃光瓦亮的黑皮鞋?甚至没有一点发胶痕迹的深色头发!诶!这到底谁啊!该不会是过来送餐的吧?哈哈哈哈哈哈想多了想多了!要么就真的是客人吗?还自带水杯?真是可爱啊~

 

店长皱着眉头回了个头,看见微微笑着的二宫,低声嘟囔了一句“好…好可爱…”,又看到了楼下正低着头双手叉腰的樱井,感觉心里好像有点不爽,更加一头雾水了。

 

—10—

 

“樱井,这是二宫,二宫和也。”店长用手掌指向二宫君。

“二宫你好,我是樱井,樱井翔。”樱井伸出手来。

“樱井君你好,我是二宫。”二宫也伸出手,握住了樱井的手。

“你…好。”樱井在碰到二宫软软的小手的时候,突然有些结巴,怀疑世界上怎么会有手感这么好的掌心。

“…你好。”二宫在握到樱井陌生而又有力的手掌时,也感到全身一阵酥麻,毕竟很久没有握过这样坚实的手掌了。

就这样,两个人看着彼此的双眼,右手还相握在一起,过程持续了近一分钟。

 

店长此时有点尴尬的杵在那里,不知要不要插入二人的对话和握手。

 

“听说你有事相求?”樱井首先打破了沉默的局面。也松开了刚刚紧紧握住的手。

“啊,是的。想求您调制一杯您的‘毕业咖啡’,不知能否满足?”

“嗨呀,还以为是什么事情,这个当然可以了!我也有一事相求~”樱井爽快的答应了。

“什么事呢?”

“我们可是同辈人呀,尽管比你先在这里工作,可是我也还年轻呀,就不要用您啦~显得我很老似的~我们只对店长用‘您’就好啦!”樱井一脸坏笑。

“嗯嗯好的!”二宫也随声附和着。

“你们两个刚认识就来合起伙来欺负我了啊!这是正经对待店长的态度吗!”店长故作生气的冲两个人说着。

 

气氛一下子缓和不少。

 

—11—

 

“好醇厚的味道!好棒!”

“谢谢夸奖!”

“感觉放进了陌生的东西。”

“啊……是吗?”

……

“樱井!你是不是又偷吃了布丁!”

“店长我真的没吃!是二宫吃的!你看他嘴角还有痕迹!”

二宫瞪了一眼樱井。又添了舔嘴角,还是舔不到櫻井说的痕迹。

“二宫那才不是吃布丁吃的!一定是你吃的!”

“布丁把自己吃掉啦!”

“又瞎胡闹……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了~毕竟你刚回来~”店长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又上了二楼收拾沙发。

 

“樱井桑,你刚刚说我嘴边哪里有痕迹啊?我怎么舔都舔不到。”

“这里啦,这里~”说着便慢慢靠近着二宫,轻轻啄了一下二宫的脸颊。

“你干嘛啊!”二宫惊叫。

“我…我……感觉有点想欣赏一下你这光滑的皮肤……”

“可是你这已经贴上去啦!”

“那就品尝一下嘛~你都尝了我的咖啡了~”

“喂!”


—12—

屋外的天空已经变成了一片美丽的橙黄色,太阳公公也马上就要下班了,咖啡店总是在落日时关门的这个习惯,也早已变成了约定俗成,甚至连旁边的邻居们都对此很熟悉了……

 

这个店也就是开了不到三年,店长一直坚持着店内最多只雇用一位店员的原则,并且前一个不离开,后一位不允许上班,所以店里人再多,也从来没出现过三位工作人员的现象,这次,则是例外状态。

 

 

第一位店员,是店长的好朋友,不过曾在去年的一场车祸中去世,店长不敢去葬礼现场,害怕自己会一直闭着眼睛像个盲人,害怕自己一旦看到就会忍不住泪如雨下,还要强逼着自己保持平静……害怕面对这一切,导致店长没能见到好友的最后一面。

 

好友在知道自己快要病逝的时候,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告诉店长,而是打算隐藏起来,看看还是否有转机。另一方面,也在尝试着制作一款独特的饮品或甜点,就算是当做对自己工作的纪念。当然这一切都是偷偷的进行,直到走之前,店长才收到了来自好友的信件。信中写着对店长和这个店的感谢,感谢帮自己实现了开一家咖啡厅的愿望,当然,还写着这款甜点的名字与配方用料,名字简单而又直接——甜布丁。

 

店长迫不及待地想把好友最后留下的这个布丁做出成品来,然而做出来之后,个体的味道却不是那么完美,也就一直没有作为销售。中间还雇过一位奇怪的店员,在临离职时留下了几罐茶叶,还有个小纸条,写着:“妈妈叫我回家去照顾患有重病的爷爷,说走就要走了,妈妈和我感觉有点对不起这个店,就寄来了几罐老家产的的茶叶,城市内应该卖得很少,可以做成独家了(笑),也算是在店里留个纪念。——常常擦桌子擦不干净被您训的半吊子员工 伍月10日”。店长心想,这可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呢。

 

直到樱井翔来应聘唯一的店员岗位。 

 

 

“店长,这是什么呢?”刚到新的环境下,樱井对一切显得都很好奇。

“这是甜布丁。”店长露出了最温暖的微笑。

“最喜欢布丁了!可以让我尝尝吗?”明明最喜欢吃瑞士卷的人,此时也禁不住甜食的诱惑,说了善意的谎言。

“当然。只不过味道可能稍稍有些淡了,或者是说有些圆润……”店长从冰柜中轻轻取出,有交到了樱井手中。

 

“这个……大概要和什么东西一起吃吧……这也太……太淡了。怎么能叫甜布丁,应该叫淡布丁才对吧。”

“和什么在一起?”

“像是咖啡?”

“好主意!”店长熟练的调了一杯最普通的美式,用小勺刮了一勺布丁,又品了一口咖啡。

“怎么样?”

“不搭。”

 

—13—

 

樱井离开咖啡厅的前一天下午,说要给店长一个惊喜,店长心里盘算着这个小子又要搞什么花样。

 

“欢迎下次光临!”樱井面带微笑地送走了店内的最后一位客人,熟练的关上了门,把“营业中”的一面翻过来,留下“休息中”的一面朝外,然后走回到柜台内。

 

“说吧,什么惊喜?”

“这么着急?”

“是。”

“我新调制了一杯咖啡——与‘甜布丁’相配。”

“……你调吧。我去做布丁。”

“好。”

 

“怎么样?”樱井冲着店长眨巴着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像个仓鼠,渴望着食物的到来。

“……”

“快评价评价嘛~”

“你来尝尝?”

“……不搭?”

“尝尝就知道了。”店长推给他一个新的甜布丁,以及那杯咖啡。

 

“这不是很不错吗!”樱井满脸的惊喜。

“我也没说不好。”店长装作很冷漠,实际却对甜布丁终于找到伴侣的事情感到欣喜万分,像是也满足了已故的好友最大的愿望。

 

事不过三,既然在这里工作过的三个人,都分别留下了带有自己标志的东西,店长便告诉这个新来的二宫,你在走的时候,也要去创新出一个新的事物,来作为对自己和对经历的纪念。二宫说好。

 

—14—

 

店里的三个人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櫻井突然问了一句:“二宫君家离这里近吗?”

二宫仿佛是上课放空时被点到的学生,怔了一下:“不……不是太远,一公里左右。”

“那挺方便的呢。”

“是啊。”

 

“二宫君你跟我来一下。”樱井过了几分钟,又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来。

“啊?好。”二宫和店长都是一脸疑惑。

“他一直都是这样吗?一惊一乍。”二宫低下头小声地对着店长问道。

“可能……今天有点激动。”店长回答道。

 

二宫快步的跟上了樱井,出了大门。

“有什么事呢?”

“你……还单身吗?”

 

“……能请求再说一遍吗??”二宫怀疑自己听错了。

“有人陪你看这么好看的夕阳吗?”樱井换了个说法又问了一句。

“你呀。”二宫一脸天真烂漫。

这回换到樱井不知道怎么应对了,再次出现了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的意思是说……你家里现在就你一个人住吗?”樱井又换了一种更加直接的方式发问。

“嗯嗯,是的呀。怎么了吗?”二宫不假思索的做出回答。

“我能搬过去吗?虽然我知道这样说很唐突,就是因为我原来住的那个房子房租到期了,正好离新公司也很远,顺便一说新公司就在这附近,也就是说那里离这里不算很近,然后想问问看有没有合租的,结果发现周围房源很少,店长家里还有妻子和孩子,不大方便,就想问问你……看方便吗?”樱井详细地解释了原因,不管对面的人听不听的进去,也许还在第一个问题的惊吓中没有缓过来。

“让我考虑一下吧。”二宫挠了挠额头。“有什么好处吗?”

“好处?每天早上都可以给你做咖啡算吗?”

“这我也会!”

“反正可以和你平摊房租,而且你有什么关于店里的问题,也可以向我请教~”

“平摊房租啊……”二宫听起来有些动心,“要不先试一下?”

“试一下?”樱井向上勾起嘴角,有不着痕迹的恢复。

“笨蛋!先去家里住一晚上啦!非要让我说出来嘛…”二宫耳根子红的透透的,像个小樱桃,还害羞的别过头去。

 

“今天晚上有事吗?”

“没事……”

“那就今晚。”

“诶!可是你的换洗 衣服……”

“船到桥头自然直。”

 

—15—

两人又回到了店里,店长已经把店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只剩二人拿好自己的东西,再锁上门,就算完成任务了。

店长用眼睛扫过了二宫和樱井,又示意了一下桌上的一串钥匙和一个仓鼠水杯。二人仿佛是有了默契,一个快速走到桌子旁,拿起属于两人的东西,一个推开门等着屋里的人出来。

 

店长就默默的看着。

 

两人在门口还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我们走啦!老板辛苦!”,樱井还补了一句:“我送他回去!”,便溜之大吉。

 

店长仍默默地看着。

 

—16—

风吹动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本来就不远的路程,因为驾车的缘故变得更加快速。

熟悉的路,熟悉的树,陌生的人。

 

二宫再也不是一个人默默推开熟悉的家门,对屋里喊一声“我回来啦!”,而只能听到自然的声音了。

这次,变成了两个人的小吵小闹涌进了沉寂的家。

 

“哇!这就是你家啊!”

“是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不错不错~都不错。”

“都?”

“嗯。”

 

—17—

樱井一晚上安安稳稳,什么出格的事情也没有做,还帮助二宫收拾了收拾摊在地下的衣服,显得极其热心,在二宫心中树立出了一个美好房客的形象。

 

二宫也对樱井的一切行为显得很满意,感觉应该会是不错的同居者,毕竟还会帮他收拾衣服、扔垃圾。而且二宫像是获得了金鱼的记忆长度,过于美好的印象使他忘记了下午樱井留在自己脸上的那片小小痕迹。

 

睡前,二宫说自己要睡沙发,樱井也说自己要睡沙发,两人还差点展开了一场辩论,直到最后,逼得樱井只好拦腰横抱起小巧的二宫,尽管二宫在怀里还在奋力挣扎,嘴里还喋喋不休地说要睡沙发,樱井还是慢慢地走回卧室,温柔地放在床上,还盖上了小被子。

“你要是睡沙发,下场就是这样的,不管再晚,我也会把你抱回卧室的~”

“唉……那只好委屈你一晚了。”

“大概会委屈好几晚吧,我打算在这里住了,根据这一晚上的表现,请问二宫先生意下如何?”

“No problem~”

“Thank you~”

“Good night~”

“Sweet Dreams,baby~”樱井用磁性的低音在二宫耳边说道。

 

关了灯,屋子里黑漆漆的,接收到樱井的低音之后的二宫似乎脸上一抹绯红。

樱井慢慢走出去,关上了门,却悄悄的的留了一个小缝隙,慢慢在黑暗中摸索着走到沙发旁,缓缓坐下,不发出一丝声音,盖上另一个小被子,对自己说了一句晚安,翻了个身,浅浅的睡了。

 

 

「寂寞的夜与寂寞的我

  留意到时世界只剩下仅仅两个人

  既然如此难得

  好好相处吧。               」

 

 

—18—

 

樱井头回睡的如此之浅,像是窗外刮一阵风都能将沙发上的人弄醒一样,也许是因为陌生,也许是因为睡得不踏实,又或是有一些别样的想法在心里骚动着,像夏天的狗尾巴草轻轻扫过面庞,弄得既害怕又憧憬。

 

二宫也是睡得并不安稳,大概是有第二个人在,毕竟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除了自己没人知道究竟自己在家里的哪个方位,多数情况下就是玩着玩着游戏就睡着了,然后摊在地上或是靠在床腿旁边,没有人推一推叫醒自己,或是来说几句提醒的话,“地上凉,快去床上睡吧。”又或是“醒醒,你的腰在这样待下去会痛死的!赶紧回卧室!”。今天,是第一次有人直接上手把自己抱到床上去,显得直接,却温暖。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个机会呢……

 

听着客厅里传来的呼吸声,二宫显得更加睡意全无,胡思乱想着什么。想着想着,感觉喉咙有点干,便悄悄地下了床,走到门口,拉开门,看到外面沙发上那个穿着T恤和迷彩运动裤的男人侧着头安心的睡着。

 

樱井先生,可真是好看。

 

二宫脑中闪出这个想法,吓了自己一跳,又强装冷静地走到厨房,给自己接了杯水,喝完,又倒了一杯,喝完,又倒了一杯,放在沙发前面的小茶几上靠里的位置。

 

自己意外的细心呢。

 

又脚尖踮地的踱回了卧室,关上门。

 

“渴了?”

樱井的声音突然从床上传来。

“樱井桑?”

“怎么?这一下午加这一晚上,还没记住我的声音?”

“你怎么会…会在我床上啊!”

“沙发不舒服~”

“你还跟我抢着睡沙发嘛~现在就嫌弃啦?啧啧啧~还威胁我说要是睡沙发就把我搬回床上~现在就后悔啦~?”二宫得意的脸在黑暗中依旧神采飞扬。

“没想到你们家沙发那么难受,我说的话记得挺清楚嘛,而且我的意思是不让你睡沙发,又没有表示我不能睡床上。”樱井严肃地解释。

 

“诶!耍赖皮嘛!这么小的一张床!怎么睡下两个人?”

“那我抱着你就好了啊~反正二宫这么可爱,我才不会嫌弃。难道你嫌弃我吗?”

“嘛……也不能那么说吧……”

“那就快点到床上来!”

“唔……”

“再不睡天都要亮了!”

“好吧。”

 

—19—

 

“早上好!”二宫精神满满地向客厅正在看报纸的人说道。

“早上好~”樱井听到从屋里走出来的人向他问好,便马上把手中的报纸放下,提上了旁边放好的公文包,向门口走去。

“路上小心~”

“你在家也要乖~”

“好~”

 

刚关上门,樱井又把门开了一个小缝隙,露出一个小小的脸。

“早餐是布丁和咖啡,外加一块汉堡肉~”

“はい〜ありがとう❤”

 

—20—

陌生的温暖已经变成熟悉的温暖

熟悉的冷淡已经变成陌生的禁地

 

循规蹈矩的生活碰上了恰到好处的打破者

就如同甜布丁,配上了你那份咖啡

独特而适合

 

-感谢你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

-该说感谢的是我才对~

 

—end—


 
评论
热度(3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