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girl❤️💛+仓安💙💚
偶尔BG
以后想看短不啦叽的日常文请fo@樱井仓鼠
这个号以后放长文(´▽`)
感谢支持 感谢阅读💕

© 老璐斑比 | Powered by LOFTER

【Y2磁石】特殊任务(上)

感谢gn的点梗~

刑警N x 医生S 

清水/双视角

感谢阅读.

——————————————————————————

N.01

 

虽然说这是个大任务,可我也是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的人,这次肯定没问题的。这是我执行之前的想法,可是到了目的地之后我就被赏了个下马威,不过也同样激起了我的好胜心。

 

我一直倔强,倔强到了被打倒的那一刻。

 

地是凉的,冰凉,我还能意识清楚地摸到旁边墙上砖块的纹路,那是个破烂兮兮的墙,灰尘的味道,流浪狗在这里排便的味道,土的味道,被墙所封锁着,我像是碰到了开关,一下子将它们打开来了,充斥进我的鼻腔。头颅尽管做了保护,但却依旧受了伤,还流了血,把头下方的土染成暗红,液体和固体交融在了一起。

 

我似乎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从不远处传来,我想过去,可是也只能慢慢挪动。一边微睁着眼观察四周,一边全身用尽全力地向声音的源头蹭去,几秒后便再次失去了意识。

 

S.01

 

不谦虚地讲,我身为这家医院最好的外科医生……今天又要值夜班,时隔一周借着夜色又跟家里人通了个电话,妈妈说家附近新开了一家荞麦面店,味道不错,服务很好,装潢精美。我想了想有半年多没回家去了,也是该回去看看了。跟父母寒暄了几句,说这周如果有时间,就开车回家去看看,隔着电话筒便能感觉到父母欣慰的笑容。挂掉电话,我又回到了我的座椅上,翻看着今天的病例。暖色调的光照映在病历簿上,让人发困,所以干脆合上本,放回原位,出去溜达溜达。

 

快十二点了,我看了看表,今天大概没什么事吧,夜班总是这样,有没有病人全都是变数……这时我的携带电话突然响了,看样子是有病人要来了。

 

“您好”

“1楼?”

“好的我马上过去。”

 

N.02

 

我再次醒来是在白花花的床单上。

 

没有了灰尘,没有了枪声,没有了尿骚味和泥土味,取代而来的是架子上的瓶瓶罐罐和消毒水味道,一片黑色的团影,以及一点声音都没有的世界。靠着还算能思考的脑袋,简单得出了我是在医院这样的一个结论。中间的经过与其说是不记得了,不如说是从来就没有过,像是喝酒断片的醉汉一样,总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楼梯怎么进的家。

 

我动了动自己的手指,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刚想举起手臂,却发现早已经接连上了一条细细的管,管的那头是一个瓶子,貌似是透明的?我又看不清楚了,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S.02

 

我挂了电话之后,赶紧奔到了一层的急救室,电话里说是有一个警察就在这附近遇了难,怕抢救不及时就没有运送到警署对口的医院,而是选择了最近的我们,看样子是个很重要的人呢。

 

头部出血,重度昏迷,身上几处骨头已经遭到损伤,我本来还想多考虑考虑他的背景,这几个症状将我从走神边缘拉了回来,开始专心手术。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但是结束的时候天也已经蒙蒙亮了,我叹了一口气,又是一个疲惫的晚上。这时护士走过来告诉我他的信息,他叫二宫和也,是警署本次任务的专案组组长,但是没有联系到他的亲戚,一个都没有,我诧异极了,但也只好再让护士和警署协商,调过来一个警员陪同。我心想必须要有人陪着他呀,为了保证病人的生命安全,身为主治医生的我要勇于担起责任来,搬了个椅子守在他身边,我又叹了一口气。不过也只能是这样了,毕竟做的就是这个工作,做医生之前就应该想到后果才是。

 

一直坐在病床旁边的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定好了十分钟的闹钟,就倒头趴在了病床边上,心想他总不会在这十分钟之内醒一回,但是十分钟之后,他略微移动的手指和手臂,告诉我:他,醒了一次。我便叫来护士,一同守在他身边,等待着他下一次的苏醒。

 

N.03

 

我用力地挤了一下眼睛,又缓缓张开,适应着外面亮堂的环境,我转了转眼珠,发现自己还没有丧失视力,稍稍感到有些惊喜。旁边站着两个人,他们是谁?医生?他们朝我走过来了,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只好看看他们要做什么了。

 

给我检查全身的男士应该是大夫,那个正给我打针的女生应该是护士吧……等等他干嘛摸我大腿,还摸我腰,这个人他干嘛啊!诶,护士被他支走了!他要对我做什么……啊,什么嘛,只是普通的检查吗,啊,疼!我稍微皱了下眉头,动了一下腰,他往我这瞥了一眼,还嘟嘟囔囔说了一句。算了,不管了,任他宰割好了。

 

S.03

 

哦!看样子他醒了。很好看的眼睛呢,是蜂蜜的颜色,从清澈的瞳仁里还能看到我的倒影。果然还是先再全身检查一下为好,嗯很好,护士也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终于可以不用在啰哩啰嗦讲一大堆注意事项了,先从腿开始吧,先揉一揉,腿部肌肉已经放松了许多,应该没事了;再来看看腰部,看样子有旧伤呢,让护士去拿点按摩膏给他涂一涂好了,让我来按按这里,诶,是疼吗?我往他那里瞥了一眼,果不其然,小眉头都皱起来了呢。

 

“没事啦~很快就好啦~再休养几天,应该就没什么大碍咯,好好休息吧。”他应该能听到我说话,先安慰他几句吧,然后再来捏一捏胳膊和手,看样子都没什么问题了,但愿能快点好起来。小手还挺软的,白白净净的,真好,能让我牵就更好了。

 

Tbc.

不知道合不合gn的口味x

第一次写双视角,写的不好还请多多包涵~

北京时间今天晚上可能会更下篇qwq

今天这篇是在去纽黑文的路上写的,下篇要在去波士顿的路上写✌️

再次感谢点梗及阅读💕🍉🐻

 


 
评论(2)
热度(21)
 
回到顶部